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小宋老师
小宋老师

  宋华是一个小县城的育才中学的英语老师,24岁,偏瘦的身材,但是身材确实很有料的。在偏远的小县城,作为国家重点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愿意到小县城教书是很不可思议的。为了留住这位大学生,育才中学的校长大人花费了很多的心思。08年的小县城,大部分的老师住的都是单位分配的单身宿舍,其实就是一个小单间,没有卫生间,公共澡堂,环境不是很好。校长给这位年轻漂亮的宋老师准备的是标准的两室一厅,带卫生间,很多的优厚条件使得宋老师能够安心的在学校留下。
  认识宋老师是一个机缘巧合。作为当年育才学校第一批高中毕业的学生,那年是我大学二年级。在暑假的时候,受当年恩师的邀请,我和几位考上重点大学的同学到学校给两个班(当年的班主任带的两个班)做所谓的经验分享。
  那天天气很好,早上九点开始做分享,和一群比自己小2-3岁的弟弟妹妹在一起还是很愉快的过程的。当时我正在讲台上跟学弟学妹讲在大学里面怎么怎么的轻松愉悦,大学相比高中生活是怎么好玩,一本和二本甚至专科的区别(好多东西是之前跟老师套好的招)……我讲到大学里面是可以谈恋爱(这个是高中生特别喜欢的环节),我说:“等你们到了大学,很多事情就可以做了,包括谈恋爱,包括上网吧打魔兽(那时候的魔兽世界还是很火爆的),还有……其他的……”(这里其实很多LY应该能够猜到说的就是所谓的make??love,故意不说就是为了掉小孩子的胃口)……我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脸涨红的高中女生,胸口的规模已经不小了,上下起伏着。
  突然,一声小小的笑声引起了我的注意,仔细看过去才发现,那个女生很特别,穿的是紫色的碎花连衣裙,剪裁合身,脸上有一丢丢的小雀斑,很可爱。我看她笑的很happy,就问她:“这位同学,你笑什么啊?”我话音还没有完,就看见下面的同学一阵哄笑,搞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这时候,我的老师才提醒我,那不是我们班的同学,是我们班的英语老师。我的天,我这么厚脸皮的人都脸红了。
  第一次见她,我就搞了个这种乌龙。后面的事情没有什么,平淡,交流完,老师请客吃饭。吃饭的时候,由于我坐在门口的位置,宋老师后来,只有一个位置,就坐在我的旁边。我才有机会好好看这位号称我们育才学校的未来顶梁柱。
  脸不大,还有点小雀斑,嘴也很小,单独的五官不是很漂亮,但是组合起来就有种很耐看的感觉。换了件裙子,还是紫色的,只是换了材质,有点流苏在胸前,上半身衬托的很有曲线,胸不大,但是很匀称。身高比我只矮了一点点,在女生里算是可以的了,本人个子不高,168.宋老师估计就是165左右。裙子下面是黑丝,很性感(本狼好这口)。脚上套了一双运动鞋,流苏裙配运动鞋,也是醉醉的了。后来才知道是因为脚上有伤,才没穿高跟鞋。整体感觉就是邻家小姐姐。给人很舒服的样子。
  在我看他的时候,另外一位老师看见我的眼神,调侃我说:“小X,你是不是看上我吗小宋老师了?”
  “没有没有……”心思被戳破,我慌的一逼,赶紧否认,没想到的是,她居然顺着话题来调戏我:“怎么啊,小朋友,姐姐不漂亮吗?还是嫌弃我老啊?”
  “怎么会嫌弃,这么漂亮的姐姐,很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不甘示弱。
  “算了,算了,你好好念你的书,不要乱!”感觉到我开始要乱说话了,我的老师赶紧出来帮我解了围。
  吃饭的过程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刚才哪位老师一直调侃我们两个。我们也没有过多地交流,但是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一直都偶尔会想起这位了可爱的宋老师。
  前言差不多就到这个时候了,后面开始上正菜。
  下一次遇到小宋老师是在我毕业后两年的时候。我在大学毕业时选择了北漂,去到了北京开始了我的北漂地下室生活。又是这年的夏天暑假。8月14号的晚上我刚加完班,走在北京繁华的大街上,一个人看着路边上的霓虹,车来人往。然后我的手机开始响了,接起来一看,老家的号段,听见里面的声音有点熟悉,但是又不认识:“你好,请问你是小X吗?”
  “是的,请问您哪位?”虽然没认出来,但是我还是客气的问了一声。
  “呀呀呀呀,这么快就不记得姐姐了?”调侃的语气顺着听筒传来。
  “额……你是哪位?我有点记不起来了?”我还说是没有听出来是谁。
  “果然是到大城市了,都忘记乡下的亲戚了?”带着偷笑的揶揄。
  “要么告诉我是谁?要么你打错了?”我的狗脾气很快的被点燃。
  “就不告诉你,你猜吧?”对方好像是没有接受到我快发火的信号,依然是调皮捣蛋的感觉。
  “神经病!”我没有理他,转手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走了还没有几步路,手机又响了,一看,还是那个号码,我没多想,直接就给挂了。过了一分钟,又响。我接起来,没给对方说话,直接:“你是不是有病啊?老子不认识你,操……”
  “你先不要挂电话,听我说一句”对方好像终于感觉到我的情绪了,“我不逗你了,我是育才中学的宋老师,上次你们回学校的时候我们见过,吃饭我坐在你的旁边。”一起说完,就没声音了。
  我愣住了,也想起来了,这时候真的是有点难看了。“宋老师,你好你好,对不起啊!最近比较忙脾气有点急,对不起啊,一开始真的恩么有听出来是您,对不起啊?”一连串的道歉,对面都没有声音。我还在想是不是生气了,这个乱子惹出来,下次回家我老师是不会放过我的(每年过年回家都回去看我的老师,他也确实对我们好)。
  “好了好了,我也只是逗你一下,没想到你年纪长大了,还是这么不经逗!”过了好几秒钟,才听见对方的声音。对我而言,有如仙音。“我听你们老师说,你现在在北京,是吗?”
  “是的,宋老师。我现在在北京讨生活!”听见对面也正常了,我也开始放松下来。
  “哦哦哦,是这样。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宋老师,您说。只要是您吩咐的事,一定给你办的妥妥的。”放松过后,脑海里那个穿流苏裙配运动鞋的有点小雀斑的老师又开始在我的脑子里活了起来,赶紧拍着胸脯子应答着。
  “好好好,你们老师就说你小子很靠谱,找你没错。”宋老师那边也适当的给拍了点马屁。“是这样,下周呢,我带着我父母两位老人家来北京玩几天,但是人生路不熟,想请你当个向导,你看可以吗?”
  “这样啊,可以。你们啥时候的票?飞机还是火车?具体时间你发给我,想去的景点有哪些?一定要去的有哪些,还有些什么要求?你都告诉我,我来帮你们搞定。”虽然我不是专业的,但是这个殷勤还是要献的。
  “好的,谢谢你啊!小X!!后面我把相关行程的东西都邮箱给你!!真的麻烦你 啊!!”又客气了几句,宋老师挂了电话。
  蹦蹦跳跳的回了我那个不大的地下室,就等着收邮件了。直到晚上十点钟我才收到了宋老师的邮件。老人家的要求很简单,无非就是天安门升个旗,故宫逛一逛,王府井走一走,其他的时间就交给我安排。我仔细看了看,宋老师一家书香门第,全是老师,所以把北大清华一日游,在安排去去香山这些地方,仔细算算就差不多了。把安排表做好给宋老师发过去,还不到10分钟,电话就响了,“小X,谢谢你,我爸妈在我旁边呢,觉得你的安排太好了,完全符合他们的希望。他们让我谢谢你!!让他们跟你说。”
  猝不及防的cue我让我不知所措。“叔叔阿姨好!!”
  “小X,你好啊!我们小宋麻烦你了!!你做的安排表我们看过了,非常完美!!谢谢你!!”话筒里传来的是一位慈祥的老爷爷,小宋的爸爸老宋。
  “叔叔,没关系的!应该的,小宋老师和我是朋友,都是应该的!到时候你们过来我请你们吃北京烤鸭!!”嘴甜的男人总是运气不会太差。
  “好的,好的。我代表你阿姨谢谢你!!”对面的老头从话语里就听得出笑嘻嘻的表情。
  挂了电话,我赶紧联系我的大学同学,老白---在旅游公司做业务。北京游有他就没错。
  “你小子是不是岳父母来考察啊?这么积极!”电话一通,说完什么事就开始损我,“交给我了,保证你媳妇妥妥的……”
  8月18日,北京热的像蒸笼一样,我在北京西站等了3个小时,才接到了宋老师家三口。两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干净,整齐。而宋老师,快三年没见,实在是大大的让我吃了一惊。
  干净的淡妆,雀斑消失无踪。还是连衣裙,但是运动鞋不见了,换成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跟不是特别高(后面才知道是照顾我的面子)。胸部长大了一点,整个人看起来越来越接近我的女神样貌。整体感觉特别好。
  当天晚上,全聚德的烤鸭,我咬着牙干了。大家都吃的很高兴。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带着他们一家三口在北京城好好地转了转,把自己以前没舍得去的地方都转了一遍。
  ……
  从北京大学出来,已经是最后一天的行程了。老两口因为这几天的辛苦有点精神不振,但是看得出来,玩的还是很高兴的。
  “小X,这几天就真的是太感谢了!”宋叔握着我的手,这几天的相处,我们已经是很熟悉了。
  “宋叔,说啥话呢?咱不是老兄弟吗?”我笑着对宋叔说,“说这些就外道了。”话还没完,感觉眼前一黑,就被人轻抚了一下脑门。
  “想死啊,占我的便宜!”一股撒娇的味道冲鼻而来。
  “这丫头!!”难得宋妈妈也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笑声打破尴尬……
  到了分别的时候了,宋妈妈把宋爸爸拉着先走了,就剩着我和宋老师两个人站在西站门口。看着宋老师好几次欲言又止,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咋的,舍不得吗?”我打破沉默。
  “都怪你?”第一次宋老师看见我,眼角含泪。
  我没有话说,但是我觉得我得干点什么,所以,用力的将她拉近我的怀里,啥也没说。抱了两分钟,宋老师挣脱我的怀抱,轻轻地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推开我就走了。我没有动,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人海。
  ……
  春节到了,我背着行李,回到了这个生我养我的小地方,我回来了,并且不打算去了。从汽车站出来,我拖着行李,看着车站附近的变化,感叹经济时代的变化是如此的快。
  春节已经没有了小时候的味道,七大姑八大姨关注的对象从学习成绩转移到了工资,对象和生孩子上。年初二,我受不了了,就独自一个人到街上走走。走到青年路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人,很眼熟,面对面。在相差不到1m的地方,我们同时停了下来。
  “宋老师,过年好!”还是我先打破沉默。
  “啊!你……你回来过年啊?”有点惊慌失措的感觉。
  “你没事吧?”看着她的表情,我上签了一小步。
  “没事,但是你能陪我坐一会吗?”紧张的脸配上紧张的表情。直觉告诉我她有事。
  由于过年,我们找了好几家咖啡喝茶馆,小吃店全是人,宋老师情绪不高,所以我们都没有坐下来。
  “过年人太多,要不咱回我家吧!”找了两个小时都没找到,我快走不动了。
  “算了吧!你看前面有家连锁酒店,要不我们进去歇会?”宋老师的话把我吓的一愣一愣的。“啊?什么情况?”
  “咋的,怕姐姐吃了你啊?”听着是撒娇,但一脸冰霜。
  “没有没有,我去开吧!”想想她老师的身份,我赶紧揽活。
  “去吧!”两个字把我打发了。
  ……
  308房间
  我坐在沙发上,她坐在床上,相顾无言。我无聊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打开。
  “关了!”
  “额……好吧?咋的啦?大过年的,谁惹你了?”不敢惹,小心的陪着不是。
  “呜呜呜呜呜……”宋老师听完我的话,就开始止不住的哭了起来。我怕她越哭越大,赶紧坐在她旁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背脊。没想到这么一拍,她真的越哭越有劲了。哭着哭着猛地一下抱着我,我没注意,一下子就躺床上了。看着她并没有要起来的样子,还在哭。我侧着看着她梨花带雨,也不敢说话。但是侧面的景象却让我快流鼻血了。大衣侧面敞开着,雪白的天鹅颈,不大的半球露出的顶端来,让我这个好几个月没肉吃的光棍彻底的支起了帐篷。
  可能是感觉到有东西顶在肚子上,宋老师的脸很快的涨红了,低头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就保持这样的姿势,啜泣。保持了两分钟,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
  “宋老师,你看我们是不是好好坐着?”这时候感觉自己很是不要脸。
  “好吧!我今天是不是很丢脸?”梨花带雨,哽咽着说。
  “怎么会呢?你愿意在我面前哭是说明你把我当成是自己人,我很高兴,所以没什么丢脸的。对了,这么半天我还不知道你到底怎么啦?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我帮你去揍他。”我赶紧接话。
  “我要结婚了!!”她突然抬头看着我,好像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答案。
  “这么突然!!上次你去北京不还没有男朋友吗?”突然的暴击瞬间击中我的心脏。
  “我也觉得突然,但是我暂时反抗不了。”
  “为什么?什么年代了?21世纪了还有什么是反抗不了的?”我的声音开始加大,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爸说,对方是世交。知根知底,以后会对我好的!!”宋老师开始准备哭,因为我看见她的眼角又开始泛泪。
  “那你见过对方吗?”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反应过度。
  “见过一次,他是我们本地人,在一家KTV当主管。感觉是个小混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在我家,他就开始动手动脚。我讨厌他!”
  “那就不同意就好了啊。宋叔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再说还有阿姨那么护着你。”
  “我爸上次去了他家做客,回来就跟我说让我准备婚礼!其他的什么都没说,我妈整天哭哭啼啼,问也没问出什么来!”
  “肯定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听完她说的,直觉告诉我,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老爷子不说话,我也就不好问。“他叫什么名字,我这边还有很多同学朋友,我帮你打听看看。”
  “他叫黄敏,在大世界KTV上班。下面的人都叫他黄头!”看着我开始分析事情,宋老师也不哭了,恢复了理智。
  “什么?黄敏?他的领导是不是叫吴鑫?”我好像知道了是谁。
  “你怎么知道?我听他说过,他的领导就叫吴鑫。”对于我知道这些,宋老师好像很吃惊。
  “我以前在大世界做过兼职,对里面的人还是有点熟悉的,这两年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动。你先别着急,等我问清楚了再说。”我压抑住心里的疑问说。“据我了解,黄敏今年至少有35/6岁了吧,而且已经结婚有孩子了啊!他媳妇叫杨翠,是我的小学同学。”
  “呜呜呜呜呜呜……”我话还没落地,宋老师又开始哭了起来,还有越哭越想哭的架势。“我知道,我爸妈也知道!”
  “什么意思?叔叔阿姨都知道这事还要你嫁过去?”我很诧异,上次的北京游,看得出来,两位老人家是很在乎自己的这个独生女的。
  “黄敏的老婆孩子出车祸死了,就在去年我们在北京玩的那段时间。然后他的妈妈气的住院了,现在是他爸爸想给他找个媳妇,以来冲冲喜,而来好继承香火。”边哭边说,弄得一脸的眼泪。
  “这是什么鬼?”我赶紧找了纸巾,给宋老师擦了擦眼泪。北京游的时候我试过给她搽汗,但是被她拒绝了。这次反而没有拒绝,我顺着眼角擦下来,直到脖子,她都没有动,只是脖子开始变红。
  我们的小县城,消息闭塞,人员素质普遍偏低。时不时还有父母包办婚姻出现,更有甚者,还有人去往云南边界地方购买缅甸或者是越南女人回来做老婆。所以,冲喜这么扯淡的事情在21世纪的时候还有老人家相信。愚昧啊!!
  我看着离我只有不到20公分的这么一张脸,身体已经开始有了冲动,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行。这是趁人之危。虽然已经在脑海里对着这个女人的形象意淫了几百遍但是这个时候还是不能就这样。
  “这事你先别上火,等我了解一下再做决定。”我觉得这毕竟是个大事,而且不是自己能力范围之内,就只能先问问情况再说。
  “恩恩,我听你的!”难得的不跟我顶嘴。
  我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六点多了。“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然后送你回家?”
  “我不回家,反正房都开好了,我就在这里不回去了。”又开始了顶嘴。
  “那你一个人在这里我怎么放心?而且叔叔阿姨那里也不好交代嘛!”我一听,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了,我不是死定了。
  “你是不是舍不得这点开房的钱?。小气鬼!!”
  听到这个称呼就知道,情绪是已经有所好转了。
  “好吧好吧!那你就住这里。我们现在出去吃饭?”小心陪着不是。
  “不去,我要你买回来这里吃!”霸道,但是温柔。
  “那好吧,我去买!!想吃什么?”
  “青椒肉丝、红烧肉、白菜豆腐汤还有麻辣鸡丝!再来两中碗碗米饭。”
  “你一个人吃得了这么多吗?”
  “谁说我一个人吃的?”
  “你还约了谁啊?”我奇怪还有谁是我们的共同朋友。
  “你啊,难道你不陪我吃饭吗?”宋老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你又想丢下我一个人,我怕……”
  “什么鬼!不回家吃饭要被鄙视的,大过年的……”听她说的我……“你怕个鬼啊,这里旁边就是派出所……”
  “我怕色鬼啊!你赶紧去了,磨磨唧唧,啰里啰嗦的……”一边说一边爬起来把我推到门口,“记着啊,麻辣鸡丝要加辣,变态辣……”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就这样被撵出了暖和的房间,丢在寒风中。
  出了酒店,我在外面晃荡一会找了家开着的店把菜品打包好。在回去的路上,我打了个电话给之前认识的在大世界上班的人,问了一下情况。事情的真相总是那么猝不及防。黄敏的老婆是被他自己找人弄死的,纯属意外,本意只是吓唬吓唬自己的老婆,谁知道哪天他老婆提前接了孩子,开车时被吓的方向盘打急了,整车侧翻,掉到河里,双双去世。这次的事情搞大了,上面来人准备彻查大世界,所以,宋老师的事情可以不用担心了。大世界KTV是我们这个小县城的一个标志性的娱乐场所,黄赌毒俱全。黄敏作为主管又岂是干干净净的。之前我在里面的时候就看到了很多阴暗的东西。每次有新的小姐到来,都是先让黄吴两人面试的,所谓的面试其实就是床上功夫。很多衣冠禽兽在里面吃喝嫖赌抽,直接在包间里面多人淫乱,我的三观在里面被撕的支离破碎。所以,一直以来,在我看来,那里面都是乌烟瘴气。
  这次黄敏掉到自己挖的坑里,其实也就是上天的安排,连带着大世界的被查,这一系列,对于这个小县城来说都是好事。
  “哒哒哒……”
  “来了……”我进门,然后就愣住了。宋老师在我出门的这半个多小时,已经洗完了澡,此时的宋老师。头发湿漉漉的盘在头上,里面的羊毛衫紧紧地贴在身上,看得出来,平日里大衣下面藏着一对漂亮的大胸,此时也露出了端倪。下半身没有穿裤子,只是用浴巾围在下面,我不知道浴巾下面是否有其他的遮挡物,由于热水的蒸腾,红扑扑的脸蛋更是鲜艳欲滴,我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开始翻腾起来,小帐篷也顶了起来。这可是我今天第二次起来了。
  “怎么,没见过啊?还不进来,傻站着干什么?”看见我的丑态,宋老师赶紧伸手把我拽了进去。
  “没有没有,我只是看见一个美人出浴,一时间被迷住了!”赶紧打哈哈,要不然这火就更旺了。迅速的把饭菜拿出来,摆在桌子上,转身准备叫宋老师来吃饭,转头的瞬间,我看见宋老师把头发放下来,往耳边顺势一撩。这个动作太致命了,本来就对她有非分之想,此时再看见这个动作,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我先上个厕所!”在丑态更加严重之前,我赶紧跑到卫生间里面准备洗把脸。关好门,我靠在门上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缓了缓自己的心情。睁开眼睛,打开水龙头,刚准备洗手,就听外面“啊……”的一声,我赶紧打开门冲出去,一看,就见她静静地坐在床上,捂着嘴看着我。我一脸迷茫,没什么事啊。没理她,我转身又进去卫生间。进卫生间后我才找到了宋老师大叫一声的原因是什么。只见卫生间的置物架上蓝色的牛仔裤上面挂着一条红色的蕾丝小内裤,十分的性感。我瞬间不淡定了。仿佛有魔力一般,走到面前,轻轻地抚弄着,好像可以摸到包裹这里东西一样。拿起来,放在脸上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飘了起来,兽血沸腾。
  “你洗个手这么久吗?再不来饭都冷了!!”外面传来宋老师的声音。
  “来了。”
  由于只有一张椅子在房间里面,她就盘腿坐在床上,我坐在椅子上吃饭。刚才的香艳画面让我心猿意马,食髓知味。吃着饭菜,我们两个心里都各自想着事情,也就没有了交流。我低头夹菜,却在桌子的那面看见一个让我坐立不安的景象。床的高度相对高了一些,比桌子略微高一点点,后面的落地灯增加了我对面的亮度,宋老师好像没有意识到,自己好像露出了本不该漏出的东西。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出来,宋老师的双腿之间阴阴郁郁的阴毛长得郁郁葱葱,在两条白皙的大腿之间显得格外的明显。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神秘之地,仿佛魔力大于理智,以至于把饭都快喂到自己的鼻子里。
  “噗嗤……”一声偷笑打断了自己的偷窥。“臭小子,你在干什么,给老娘赶紧吃饭!”
  “额……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紧把自己红的发紫的脸藏了起来。
  “来,吃点麻辣鸡丝。这可是变态辣,很好吃的。”宋老师好像没有计较我的偷窥,依然执着于吃饭。麻辣鸡丝很好吃,但是我的脑子里已经分辨不出来了,只有那一丛弯弯阴毛了。
  ……
  脑子里想着羞羞的事情,所以饭吃的也没有什么味道,终于把这顿饭给吃完了。
  “饭吃饱了,好舒服啊!!!”宋老师可爱俏皮的一面又开始了。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顺势躺在了床上,只是没想到的是,我的眼睛又一次看见了那个让我脸红的地方,并且这次更加的清晰。“小色鬼,你又看!”宋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发现了我的样子,丢了个枕头过来,打在我头上。
  “我没有看,是你的……那个自己漏出来的,管我什么事。”感觉宋老师没有生气,我就开始耍赖皮。
  “我是刚才忘记了,所以才没有穿……你不能这样子一直看,人家会害羞的……”宋老师纯属是羞答答的。
  这时候我已经没有了抵抗之力了。小腹之下的鸡巴开始了今天的第三次勃起,而且这次我没有藏起来,反而挺起了肚子,露出轮廓。
  “吼吼吼吼……没想到你这个小弟弟还有点本事嘛!”宋老师已经彻底的放开了自己。“过来,姐姐给你做个马杀鸡!!哈哈哈哈……”自己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
  我感觉脑袋一片黑……放开了的人民教师果然不一般。我脑子开始混乱。
  “宋老师,你被调戏我啊?我现在是很危险的,一会犯错误了你别后悔。”我装作恶狠狠的表情看着她说。
  “你还是处男吧?看你这样子就是没见过女人!”没想到宋老师不止没有害怕,还在努力的刺激我。“有本事让姐姐看看你能怎么样嘛?”
  就在宋老师开始不着边际的时候,我反而开始清醒了。宋老师这么刺激我,根本就是准备跟我大干一场的节奏啊。但是为什么呢?难道是黄敏的关系?对,肯定是。想到这里,我心里莫名的开始清醒,顶起的小帐篷很快的就消失了,我心中的邪火也很快的消失了。
  “宋老师,你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告诉我?”我一本正经的对着此时快要发疯的女人。
  “小弟弟,怎么缩掉了?刚才不是很有力气的吗?”宋老师根本不理会我,接着调戏我,“你不是偷偷地拿我的内裤吻么?你不是对着我的小逼看么,来呀?”
  我快要气疯了,狠狠地跳到床上,把她围在下半身的浴巾扯了下来,反手扔到了地上。“你想干什么?啊?这么作践自己吗?你是不是疯了?”
  “啊啊啊啊啊啊……连你也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随着我的爆发,宋老师也彻底的崩溃了。“我不要嫁给那个流氓,那个流氓不是人。我亲眼看见他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强奸一个17岁的小女孩。他是个魔鬼,我看见了,他强奸……呜呜呜呜……我就是不要嫁……”哭泣的宋老师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惹人怜爱,就想把她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让全世界的人都不能欺负她。冲动的我,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轻轻的说:“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这里的,你不用怕,你不用嫁给那个魔鬼的……”
  “谢谢你,小X。我知道你是安慰我的。其实今天遇到你的时候我就决定了,在嫁给那个恶魔之前,我想把自己交给你一次,让我留住美好的一次。”慢慢平静下来的宋老师低着头,脸红的都快递出红墨水来了。
  “你听我跟你说,……”接下来的10分钟之内,我用最快的语言吧今天得到的消息完整的讲了出来。这时候的我虽然偶尔能看见那一双诱人的大白腿,但是却没有了欲望。
  “谢谢你!”宋老师听完我的话,没有多余的话。
  “好了,现在你也不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来,盖好被子!”吸了一口气的我还是说了出来。
  “小X,你今天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现在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必须老师回答我,可以吗?”
  “把那吗子去掉,我一定好好回答。”我有预感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应该是喜不喜欢之类的……“我漂亮吗?”
  “必须的!”
  “刚才你不告诉我关于黄敏的这些事情,我肯定就会把自己交给你了,还不用负责任。你这么聪明,应该是早就意识到了,你为什么还要告诉我?是我对你没有吸引力吗?”
  “我不能做一个趁人之危的人!你很漂亮,说实话,我很多次在梦里跟你啪啪啪,我也无数次的幻想你赤裸着躺在我的床上,你很有吸引力。你完全符合我对女人的喜好。所以,我不会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占有你,因为我爱你!”最后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我觉得那是我的真心话。
  没有回应,只有啜泣的声音,我突然的表白好像吓到了宋老师。“宋老师,对不起啊!你不喜欢我没关系,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忘记了,你不用哭,我不敢对你怎么样的?你放心好了。你还是不放心的话我就先走,好不好?”没有回应,所以我站起来准备离开。转身的时候,手被拉住了。
  “你回来,我要你陪着我。”
  转身,我直接扑到了床上。伸手捧住宋老师的头,狠狠地吻了上去。我粗暴地吻着这个我心中的女神,慢慢的她开始回应我,舌头笨拙的跟我交换口水,感觉到她的紧张,我不是的退出我的舌头,在她的脸上吻着。
  “宋老师,你没有做过吗?”
  “你才没有做过,别叫我宋老师,叫我姐姐!!”
  实际表现为处女,但是言语间又是一个御姐,我有点搞不懂了。“好的,姐姐!”说出姐姐的瞬间,我觉得自己好像很刺激的感觉。
  “不要说话,快点!”御姐范十足。
  我听话的俄停止了说话,却没有停止我的舌头,顺着脸庞开始往下活动,双手也不失时机的往那漂亮的乳房上摸去。隔着羊毛衫,我感觉到双手的力度和乳房的挺拔。
  “轻点,这是奶子,不是铁球!”好像是我摸得太用力,宋老师有点疼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就直接放弃上半身,往下半身进攻。入手的滑嫩的大腿,然后就是一片黏腻的感觉,宋老师居然已经泛滥成灾了。我突然童心大起,把手从幽蜜之地抽出来,快速的抹在他的脸上。“啊……你干什么?好脏的!”完全没有感觉到生气,纯属撒娇。我放开她,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她。
  “你想清楚了吗?我一旦打破这个就没办法修复了?”
  “你这个混蛋,”迎接我的是一巴掌,打在我的胸口上。
  “我懂了……”近乎狂暴的把他的羊毛衫彻底的脱掉,我看着面前这个包裹在黑色蕾丝的胸罩,性感的款式,白皙的乳房,坚挺,美丽。低头直接用嘴在乳房上面用力的舔舐,伸手在背后去解开胸罩,但是我失败了。“噗嗤……笨蛋……”一声轻笑,就看见眼前的黑色蕾丝掉落在我面前,展现出来的是两颗粉红的葡萄,没有一点的下垂。双手这时候才找到了前进的目标。在手里揉出不同的形状。“啊……啊……你轻点……”轻柔地呻吟声此时更像是冲锋的号角。低头将两颗粉色的葡萄含在嘴里,舔着。“啊……啊……啊啊啊”我每舔弄一下,就会听到一声呻吟声,让我更加的欲火焚身。
  “差不多了,来吧!”宋老师的声音传来,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她居然让我来吧。我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把衣服裤子全部都脱到了地上,此时,床上就变成了两条白嫩的肉虫。没有交流我直接跪在她的两腿之间,握着自己的鸡巴就定在了她的阴户上。龟头上创来的是一阵的滑腻腻的触感。左右开始摩擦,感受着她的阴毛对龟头的刺激,我爽的都快叫起来了。随着我的不断抹擦,宋老师的阴毛彻底的被晕湿了。
  “快点吧,我有点难受!”第二次的求插入信号。我不敢在犹豫,顺势一顶,15厘米的大鸡吧就直接顶了进去,与预想的不一样,不是处女,但是很紧致。整个腔道在吮吸着我的大鸡吧,生殖器,我爽的快要升天了。我没有抽动,我怕她不舒服。过了快一分钟,只看见宋老师紧皱的眉头开始有了松开的迹象。我把握住机会,开始了第一次的抽插,我不知道自己的鸡巴是不是很大,但是我感觉到自己的龟头是碰到了什么东西了。
  “别再进去了,到里面了!你这个鸡巴还是挺厉害的,我还没有被插过这么深!”
  “你呗插过几次了?”既然开口了,就顺便交流一下。
  “你是我的第二个男人,大学时候有个男朋友…… 啊啊…… 啊啊……你在干什么?”听到大学有男朋友,我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气,迅速的在她丰腴的阴道里快速的抽插了两次。
  “还会吃醋啊?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再说我们总共才做了两次,我前男友的鸡巴很小,根本就没有查到你这么深。你不必吃醋的。”
  “我才没有吃醋。我只是想知道他草你的时候你舒服吗?”
  “谈不上舒不舒服,因为我是第一次,很疼,根本就没有享受过,所以我也不知道。”
  “你们不是做了两次吗?第二次呢?”男人总是喜欢在这种关键的时候问这种愚蠢的问题。
  “第二次是在回来的火车上,他才插进来,就射了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宋老师记得很清楚。
  听到这里,我也没什么好吃醋的,就开始专心的抽插起来。
  “ 啊 啊啊啊啊……你的鸡巴怎么这么粗啊?别动太快……”我趴在宋老师的上面,左手撑着,右手摸着两颗大奶子,不停的抽插着。阴道紧紧地包裹着我的大鸡吧,仿佛温柔的抚摸,我看着面前眼睛微闭的宋老师,突然想,为什么不换个姿势呢?
  “姐姐……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
  “还要换姿势,我的腿有点酸……”她脸很红,却带着娇羞。
  “你撅着屁股,我想从后面来!好不好!!”
  “那你说两句好听的给我听一听。”
  “大美女,绝世大美女!我的女神,好不好嘛?”我拿出了我这辈子最不要脸的状态。
  “额……不好听,我想听点特别的?”
  “特别的?什么意思?能举个例子吗?”
  “就比如说,老婆我们来操逼?”听到这一句,我觉得我得重新认识这个现在在我胯下承欢的老师了。
  “骚老婆,我们来操逼吧?”
  “好的,大鸡吧老公。你来草我吧!人家的小逼逼已经痒的不行了,求求你,赶紧用你的大鸡吧来给我止痒吧!”
  我没有想什么,直接就开始了最原始的抽插,用尽全身的力量,不断地在这个只做过两次爱的老师身上耕耘不缀。我努力的挺动着我的腰腹,把鸡巴不停的送入这个粉红色的幽谷秘境,不是带出来的嫩肉仿佛在诉说着欢愉的情绪。
  “老公,你的鸡巴还是跟看起来那样给力啊。开始我以为世界上的鸡巴就跟荆秦的一样只有那么大,现在才感觉到原来操逼是这种感觉,是这么爽的事情。 啊啊啊啊啊……你慢点……我的小逼快受不了了……啊啊啊 ……你这个骚男人,怎么操起逼来完全不是你斯文败类的样子啊 ……”一边呻吟,一边不停的再说这这些淫荡的话。
  在它的刺激下,我觉得自己的小鸡吧快要爆炸了,完全就是一根被火烧红的铁棍,只有不停的抽插才可以降低温度。
  “啊啊啊啊啊啊 ……早老公,你的大鸡吧好爽啊!直接操到最里面了。你的大鸡吧又进入我的子宫了……”我不知道我的鸡巴是不是有那么厂可以插到她的子宫里面,但是她的叫声极大的刺激着我的感官。
  “换过来,我要从后面来!”听到我的命令,她不情愿的爬了起来,撅起了这个肥美的屁股。我没有去看她的脸,只是看着面前的这个肥美的大屁股,把鸡巴很迅速的插了进去。由于体位的改变,我在后面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大鸡吧在她粉嫩的小逼里进进出出,不是的还带出一些淫水来,看着就特别的淫荡。
  双手扶着腰,任由两颗大奶子在前面荡过来荡过去,随着我抽插的节奏不断地晃动,刺激着我的感官,在双重刺激下,我感觉到我的鸡巴在暴涨,快要发射了。
  我不想第一次就这样交货了,果断的慢下了节奏。“你怎么停下来了,快点动啊,我马上就要高潮了?”感觉到我的节奏慢了,宗老师用头撑着身体,反手拉着我的手,不让的大鸡吧从小逼里退出来。“我受不了了,快射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没事快点动啊,我也马上就到了。”感觉就是演到高潮了,我的退出让他的空虚感更强烈,所以让我继续抽插。听到这里,我赶紧接着完成我的操逼大业。我开始按照小黄片里面的九浅一深的节奏开始了抽插。
  “对对对,就是这样,你的大鸡吧插到这个位置就对了!哦哦哦……哦O噢O”每次我插到底的时候,都能听到宋老师爽的的呻吟声,这样的抽插持续了不到两分钟,就听见“ 啊啊啊啊啊 ……爽,我的系哦啊比要被操烂了额,大鸡吧老公,再加把劲,我的骚逼要达到高潮了…… 啊啊啊啊啊……大鸡吧……大鸡吧……啊啊啊 啊啊啊……”我开始每一下都插到底,随着抽查的力度和速度都加快,我感觉自己要射出来了,随着最后的一下,我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自己的大鸡吧有力的开始喷射精液。这时候我才想起来第一次怕是不能射在里面,但是已经成了事实。随着我的喷射,我感觉到前面的这个女人浑身在颤抖,就像抽风一样,吓死我了,赶紧拔出鸡巴,把她反过来,发现她嘴角含笑,脸上含着淫荡的表情,很享受。才放下心来,待会出事了就不好弄了,大过年的。
  找到纸巾,我才仔细的看着这个刚才我不断草干的小逼,被我干的有一点点充血,精液顺着缝隙流出来,粘在阴毛上,显得淫荡不堪。温柔的擦拭好宋老师的小逼,我胡乱的擦了下鸡巴,就顺势躺在她的身边,将她瘫软的身体拥在怀里,紧紧地,静静地不说话。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六点多,才发现身边的佳人已经不见了。
  转身看见床头柜上有一张小纸条,娟秀的字体:小X,我这辈子的第一次性高潮是你给我的。我不要你负责,如果你不嫌弃我,就在初五的晚上到这里来找我。我会在这里等着你。如果相反,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不要打电话给我!
  看完字条,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很喜欢她,还在这里跟她翻云覆雨,但是这一切有点快。还有三天的时间,我可以好好想一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