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女同事晚上发骚

那是在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刚洗完澡,准备看会儿电视就睡觉,这时我的手机来短信了,我打开一看,原来是我单位的一个女同事给我发的,说让我去她家里玩儿,还说了些很撩人的话,我本来没打算去的,虽然我们经常聊天吃饭,可也没有很深的感情,都是公司同事们在一起的时候。再说她老公我也认识。就给她回复说,这么晚了不方..

借住同事家 拿下美娇妻

工作的关系,暂借住着同事加好友家空余的房间,每当夜晚,单身的我总被隔壁房同事与新婚娇妻的翻云覆雨声而烦躁着,想着友人现正揉握着她胸前的浮凸吧!  是不是正吸吮着蓓蕾的红晕?想着她的花径是不是正销魂着同事的官能?是不是想像般的紧凑?是不是想像般的湿暖?……朦胧的吟声浪哼导引着我模糊的想像而夜夜自演着..

不要上陌生人的车

「糟糕,没赶上末班车!」  萧楠站在轻轨站外,眼看着通往大学城的末班公交车从她眼前驶过,暗自叫苦。  四月的T市,正是乍暖还寒的时节,一阵冷风袭来,萧楠不禁缩了缩肩膀。  位于北郊的大学城刚刚启用,目前只有萧楠所在的政法大学以及几个职业技术学院进驻,交通很不方便,只有一趟轻轨通往市区,而轻轨站与大..